下页 下章 上章
首页|书页|目录|加书签
第九回 泼酒斗凶顽 夜奔荒野 传书邀抗敌 义薄云天(1/13)
  却见那孟长生在地上一个“懒驴打滚”,横掌便削那胖和尚的小退,胖和尚急忙缩脚,盂长生仰卧地上,双脚一踢,又踢到和尚的膝盖,原来他并不是被和尚的拳凤所震倒中是在那里大耍北派的“地堂拳”。只见他在地上滚来滚去,有如辗铲乱转,忽而脚踢,忽而手抓,时而以肘支地,时而以肩承重,倒竖蜻蜒。身子灵活之极,肩、肘、指、臂,各个部分,都是一沾地,即能借力腾起,竟如一个皮球一般,所发招数甚是怪异,却无一不是攻向敌人要害,于承珠虽然听师父说过有这路功夫,却未曾亲自见过,这时见那胖和尚被矮冬瓜逼得连连后退,形状滑稽之极,不禁失声笑了出来。
  忽听得有人叫道:“反脚踢他背脊,奔坎位踏他手背!”“走离方挑他鼻梁!”郭成泰一瞪眼睛,只见一个短小津悍的双子,不住地指着场心,口讲指划,竟是指点那胖和尚用鸳鸯连环退去破孟长生的地堂拳,看来他对地堂拳极为津通,竟把孟长生的后一着,即将滚动的方向都喝破出来。地堂拳全仗在地上打旋滚转,扰乱敌人心志以取胜,在不熟习地堂拳的人看来,但觉他乱转乱滚,难以预测,其实内中实有法度,并非杂乱无章。那胖和尚的功力本来比孟长生高出许多,这时一得同伴指点,更加生龙活虎,上面用罗汉五行拳,下面用鸳鸯连环退,同时对抗两个强敌。那掌柜的施展大力鹰爪功,尚能应付裕余,孟长生却给他一顿连环退踢得在地上东闪西躲,狼狈之极,猛听得那和尚喝一声“着”!腾地飞起脚,将孟长生踢了一个筋斗。
  郭成泰胡子翘起,一口口地喷出浓烟,显见心中愤怒之极,只是场中已是以二打一,以他的身份,自然不好再去帮场,毕愿穷这时已将同伴扶起,那粗豢汉子虽然中了胖和尚一拳,他皮粗肉厚,却无大碍,毕愿穷一晃大棒,盯着那短小津悍的汉子道:“阁下既然技痒,我这个化子倒愿陪阁下玩玩。”那汉子道: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哈,斜走龚位,再给他一脚,管保他不能再打。”胖和尚依言一脚,果然又把盂长生重重地踢了一脚,踢得他在地上连打三个大翻,碰倒了两张桌子,果然不能再战了。
  毕愿穷一生戏弄人,这时反被那汉子嘲笑,心头火起,便待下场,只所得“格登”“格登”的脚步声,有人走下楼梯,登时全场肃静无哗,毕愿穷将要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,显出恭敬侍候的样子。于承珠大为奇怪,括头一看,只见一对中年男女,正在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。
  这对中年夫妇年纪不过三十多岁,衣服华丽,乍眼看去,似是翁家公子携同眷属出游,但眉宇之间,
下页
下章:第十回 小镇聚英豪 金刀杀敌 长江逢秀士 银剑诛倭
上章:第八回 骏马嘶风 散花惊妙技 神拳却敌 飞矢射强仇

跳至(1/13)

设置页面效果
书页|目录|加书签|书架
[6天前]Tongzz评论了《邪门歪道
.回顶部|首页|客服

书谷报时:16:12
dzsg.com 意见反馈
©2013 电子书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