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页 上章
首页|书页|目录|加书签
第四十一章:心魔一日(1/4)
  ‌
  ‌在茫茫的星辰中,有一个魂魄在飘荡,进入了一个名为南阳大陆的星球上方,然而这个魂魄在落下南国时,他的意识恢复了,不久出现在了此地大山中,这个人赫然是虚幻的云默。
  ‌
  ‌
  ‌南国有一书生,名叫孔孟德,为人颇为洒脱,即喜吟诗做画,深学见树不说,更有通晓天地之能,抒教传德,年景四十,有大儒之风。
  ‌云松山溪边有一间茅草屋,桌案上炉内有香火冉冉而上,此香木并非檀香,而是云松一带的香松木,点燃之下,有醒神解乏之效,属香中良品,桌上更有笔墨纸砚附上,外有溪鸟之音相伴,也别有一番见地,在此间茅屋内共有二人。
  ‌“孔先生,在下有一事想请教,鲛龙可杀不可杀?”甫松族有一名为许风之人,他以剑客为生,是南门有名的剑豪,诈闻云松山有一大儒,测字从无一漏,为人低调,有诚心者上山解惑,不收其银两免费占卜测字,于是一早上门。
  ‌许风掷笔在上面写下了‘鲛’字,挥笔之间,带动一股劲道,这此间之笔就好比手中的剑,这是剑客对人生的一种心态。
  ‌“此‘鲛’字笔中带有刚硬,粗而端正,但力道太足,正而不正,此……鱼非鱼,交非交?”孔孟德思量片刻,其意诣颇有深意,
  ‌“何意!”许风凝眉,语气不见凌利,平淡中透着杀机。
  ‌“这花是世间艳红之物,它盛开时因为太过鲜艳,所以欣赏,而凋谢后成为了落红,花之岁月,落红无情,这是花之一说。”孔孟德言道,其手掌上是一片凋零的花辨。
  ‌“哼!还请先生明说,别戏弄我许某。”许风眉头一皱,如若对方只是滥竽充数,他会言出必行,一剑在手欲封喉。
  ‌然而孔孟德的平静,让他心态略缓,这己经一改他以往的作风,只听对方继续道:“不急,你测的是鲛字,又问我鲛龙杀还是不杀,你真正要问的是……何为情?你在杀与不杀之间,生出了情,这世间情是一种魅力,你若执意追求情的至,那他就是真情,若不直执,情到浓时是情,缘散后便不是,他或许还有,但他并非真,只是一种回忆。”
  ‌“这又是何意?”许风冷言,表情虽冷,可他的内心却是一颤,情就像一个璇涡,在其心头绞痛。
  ‌孔孟德说到了情,说到了这世间上,为何有情之一物,在这个过程许风渐渐心神沉迷:“但若论大情者世间有无数种,这又有所不同,比如惜花,比如望月,又比如钓鱼,情它可有大有小,有真有假,这个
下页
上章:第四十章:灭族(终)

跳至(1/4)

设置页面效果
书页|目录|加书签|书架
[n天前]唐玉涛评论了《半城荒歌
.回顶部|首页|客服

书谷报时:15:14
dzsg.com 意见反馈
©2013 电子书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