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页 上章
首页|书页|目录|加书签
第四章初弦如花(四)(1/3)
  一连几天,看病的人越来越多。仓禀的存药日渐减少,我向百娘望去,只见她绝美的脸上无半分担忧。
  
  
  
  《百娘药堂》挤满了人,呼出的热气使得未点火盆的大厅温度高了起来。人人自危,神色各异。有淡漠,有严肃,有宁静,也有着急。
  
  
  
  我抓药抓到手麻,脖子僵硬,四肢无力,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。手指却还机械地拉开药柜,抓药包纸,毫不含糊。
  
  
  竹九枝坐在我身旁,我们都被一个长长的药柜与外界分隔开,外面的人看不见我们,只是拿药的时候会道声谢,因为这些药是免费的。
  
  
  竹九枝里着一身月白色长衫,外罩一件绯色狐裘。不知道是扒了几张狐狸皮,那狐裘逶迤拖地,上面镶着颗颗水钻,看上去华丽无比。他头发用玉冠束得整整齐齐,红色狐皮帽子垂在身后。锁骨顺着帽沿露了出来,白皙的肌肤因为太冷而起了鸡皮疙瘩。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,神色是说不出的忧郁。仿佛他一皱眉,你的心便随着他的眉头而揪了起来。
  
  
  
 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原来这个月需要的棺材竟全是官府订的,整个后晋都爆发了瘟疫,更别提我们名花城了,他不心烦意乱才有鬼了。
  
  
  
  时至今日,药材卖到断货,涨到天价,大夫腿都要跑断,各个药铺外面都挤满了人。瘟疫四散,虽不流血,尸横遍野。
  
  
  
  我连续几日没有睡过好觉了,因为车轮碾过路面的声音,以及抓药时刻绷紧的神经。
  
  
  白天虽然天寒地冻,可还是有无数人出来从家中拉出装着亲人眷属的尸体,推向城外,由官府统一处理。
  
  
  
  这次的瘟疫说是瘟疫,可又不似瘟疫,虽然蔓延极快,可却不传染。很多与瘟疫患者接触的人都并未染病,这也是大家自己敢用车将尸体推走的原因。
  
  
  
  已经过了中午,人却没有减少。隐隐约约似乎还有增长的趋势,我饿得前胸贴后背,也无暇顾及,只能不停地抓药,捣药,包药。还好以前百娘对我严厉,只要抓在手上,从不用称,几克几两,分毫不差。一副药,不出片刻便抓好了。<
下页
上章:第三章初弦如花(三)

跳至(1/3)

设置页面效果
书页|目录|加书签|书架
[2小时前]清之风评论了《杂文:致书谷——我曾经的朋友
.回顶部|首页|客服

书谷报时:23:57
dzsg.com 意见反馈
©2013 电子书谷